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众购网登陆 > 槟榔 >

千亿槟榔产业与“湖南特色肿瘤”口腔癌:专家称“生产工艺改进改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槟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中国网财经4月22日讯(记者穆旦 胡靖聆)第25届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活动4月15日-21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本次宣传周主题为“科学抗癌,关爱生命”。据央视新闻频道4月20日报道,口腔癌是发生在口腔的恶性肿瘤的总称,包括唇癌、口咽癌、舌癌等,它虽然没有肺癌、肝癌、胃癌等癌症为大众所熟知,但它的危害同样不可忽视。由于口腔癌早期症状不明显,常常容易被人们所忽视,而人们不注意口腔健康,以及日常一些不良生活习惯和饮食方式是诱发口腔癌的重要原因。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院长郭传瑸教授表示:口腔里头的牙残根、残冠,说话、咀嚼的时候会损伤舌头的黏膜,加上一些外在的不良生活习惯,比如说吸烟、饮酒、嚼槟榔,可能更容易导致口腔癌的发生。

  据专家介绍,口腔癌在各种癌症中属于相对不友好的种类,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主任、湖南省口腔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蒋灿华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口腔癌一旦确诊只能通过外科手术治疗,有些病人术后还要辅助放疗化疗,而病人在术后活过5年的比例大概是65%左右,还有1/3多的病人会在5年内死于肿瘤的复发或转移。

  此外,因为口腔癌发生在口腔,临近面部重要器官,如眼睛、鼻子等,一旦做手术就是非常大的手术,“一台手术一般都要6小时以上,长的可能要做8小时到10小时”。

  “因为切除肿瘤要做病灶的扩大切除,肿瘤边界以外还要各扩大1.5公分切除。假如病灶只有3公分宽,那么一边加1.5公分,就切掉6公分,这个切除面积放在面部,是一个非常大的缺损,就要从全身各处切取皮瓣,把脸上的缺口补起来。这不但会引起一些颜面形态的改变,而且会对咀嚼、吞咽、说话都造成功能障碍。”蒋灿华主任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在文章《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中,作者描述了人们对自己形象变化的心理反应。刘桑果在“术后第三天,才鼓起勇气站在镜子前,不知道站了多久,一直在流泪。”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教授刘宏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口腔癌的预防很重要,一旦发现,更应早诊早治:“比方说出现了一个蚕豆大小的溃疡,但是它三个月都不好,这样的就要警惕了,有可能是口腔癌。有的是口腔黏膜发白,也就是白斑,这个白色的斑块出现在腮帮子上、舌头上,还有一个病是红斑,经常白斑和红斑没有疼痛症状的,不容易被察觉。”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教授、主任医生、博士生导师、湖南口腔医学会会长翦新春教授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白斑”、“糜烂性扁平苔癣”、“黏膜下纤维性变”、“红斑”等四种口腔疾病被统称为“口腔癌前病变”,这些疾病都有转变为口腔癌倾向,而这其中的三种癌前病变,包括白斑、扁平苔癣、黏膜下纤维性变,都与“嚼槟榔”这种不良生活习惯有关。

  据翦新春教授介绍,“嚼槟榔”导致“口腔癌前病变”,主要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物理因素,“嚼槟榔”长期摩擦会使口腔黏膜变得粗糙、出现白斑,另一方面是化学因素,槟榔里含有槟榔碱,它是有致癌作用的,此外槟榔里的调料、制作槟榔使用的鞣水,也会导致口腔黏膜糜烂。

  翦新春教授表示,防治口腔癌的关键是“要定期做口腔检查”,尤其是有嚼槟榔这种不良生活习惯的口腔癌高危人群,每季度或每半年去做一次检查。没有问题要定期做检查,发现了问题要及时治疗,“很多人发现了口腔疾病,也不去治疗”。此外“要改变不良的生活习惯,少抽烟,抽烟也会引起口腔烟斑,嚼槟榔是会引起口腔白斑,这两个都是有癌变率的”。

  在肿瘤医学界,中国的口腔癌已经被冠以“湖南特色肿瘤”的称呼,据蒋灿华主任介绍,虽然没有明确的流行病学和死亡率的统计数据,但就他本人临床上的深切体会,湖南近几年的口腔癌病人比例确实要远多于其它省份: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口腔癌病人只占整个手术病人的10%多到20%,而我们医院占了80~90%;我们跟其他省份的专家交流中也发现,我们做的口腔癌手术明显增多。

  “现在我们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是全国的临床重点专科,而全国只有12家临床重点专科,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癌症病人太多了,做的手术多了,同行们都认可我们的技术水平。十年以前,我们口腔癌的病人大约占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一是一些唇腭裂,还有三分之一是一些外伤,而现在手术排期基本上是被肿瘤病人占满了。” 蒋灿华主任表示。

  据翦新春教授介绍,2018年,中华口腔医学会会长和中国疾控中心领导到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现场考察,“科里50张病床,一个个问,结果50个病人,有45个是口腔癌,其中44个有嚼槟榔的习惯。”

  据2018年湖南省肿瘤防治办公室发布的数据,口腔癌居湖南全省肿瘤发病率的第8位,而在其他省份,口腔癌都排在十位以外。

  中国网财经记者在湖南当地采访时发现,槟榔并非湖南省本地特产,其国内种植基地主要位于海南省,大约是在80年代中后期,开始作为一种休闲食品,在湖南当地流行,由于槟榔中含有的槟榔碱可以刺激人体,咀嚼后有一种类似于饮酒后的微醺和亢奋的感觉,备受地处潮湿阴冷的湖南民众喜爱。

  据湖南当地人士介绍,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槟榔在湖南当地仍是以一种路边摊的形式出现,“现切现吃”,无法长期储存,尚未形成规模。

  随着需求的不断增长,槟榔产业在湖南日益扩大,一些槟榔知名品牌开始出现。如著名的“胖哥槟榔”创始人夫妇1986年开始摆“路边摊”,到1996年正式成立了加工厂,而现在湖南最知名的“口味王”,则于2000年正式成立。此外,“小龙王”、“皇爷”、“七妹”、“宾之郎”等品牌也先后出现。

  据天眼查数据,截至目前,国内已有槟榔企业9284家,其中湖南省占了近一半,有槟榔企业4058家,海南有3732家,其余所有省份与槟榔相关的企业全部加起来近1500家。

  据《湘潭日报》报道,2017年湖南湘潭从事食用槟榔加工的规模企业30余家,年产量20余万吨,就业人员近30万人,年产值超过200亿元。2017年,湘潭县政府《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指出,确保槟榔产业销售收入三年实现300亿元,五年实现500亿元的目标。而益阳槟榔企业“口味王”总裁陈义更是豪迈的表示,槟榔的经济效应已初具规模,有数十万人从事行业领域工作,高端槟榔市场将迎来高速发展,千亿规模指日可待。

  而槟榔产业近十多年来迅速做大做强,在其背后作为重要推手的,就是不断兴起的各种广告媒介。

  以湖南最为知名的槟榔品牌“口味王”为例,据“中国槟榔网”数据显示,在2015年4月份,根据对全国415家主要电视频道(从中央台、省卫视台、省台到主要城市台)每天18:00-24:00进行广告播出状况监测,口味王槟榔共计在全国6个城市12个频道投放广告,广告费用估计超1426.32万元,广告时长为8395秒,投放广告1319次。

  此外,据公开信息显示,“口味王”已连续三年(从2017-2019年)独家冠名赞助湖南卫视春晚;网络独家冠名《欢乐喜剧人第五季》;以独家植入、特约支持的方式出现在《鬼吹灯》电影中。在各类公共场景广告中,如地铁、公共交通站台、电梯、楼道等也大肆宣传。而在湖南卫视2018年元宵喜乐会中,主持人在现场口播槟榔广告“一下子就让你精神抖擞、返老还童,找回年轻状态的灵药”,相关槟榔功效的描述也让“口味王”陷入“虚假宣传”的风波中。

  随着广告媒体的不断“狂轰滥炸”,“口味王”的商业版图也不断扩大: 2018年10月10日,“口味王”营销总监龚伟华在成果发布会上称,2018年,“和成天下”槟榔15元款产品销量同比增长152.49%,市场份额达到65%;20元款产品销量同比增长272.73%,市场份额达到75%;2017年年底上市的30元款产品市场份额在一年内达到95%:“在湖南,每卖出10包高端槟榔,就有7包是和成天下”;

  2018年,“口味王”旗下品牌“和成天下”槟榔的总终端网点逾百万个,销售覆盖城市多达415个,比2017年的207个扩大了一倍以上(增加了208个),涵盖了湖南、湖北、广东、江西、海南、贵州等诸多省份;而“口味王”每个行政区/县仅限一位代理商可参与加盟,目前空白可接受代理招商的区域仅剩下新疆、青海、内蒙 、宁夏的一部分县市,其余地区已无名额。

  突如其来,湖南省槟榔行业协会一纸“禁令”,给一路狂奔的湖南槟榔产业兜头浇了一盆凉水。

  2019年3月7日晚,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发文称,为落实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槟榔)行业相关企业的行政指导会议及常务理事会特别会议精神,所有企业即日起停止国内全部广告宣传,停止发布的媒介平台包含且不限于报纸、电台、电视台、高速公路、机场、铁路列车、地铁、公交车、网络平台、电子屏、店招、影院、出租车顶等。未按要求落实相关工作任务的企业,市场管理部门将取证并采取相应措施。

  尽管在“广告禁播令”发出之初,部分法律界人士并不看好其效果——行业协会的《通知》并不具备法律效力,不能禁止企业的商业行为——但截至目前,通知下发后刚好一个半月,湖南省槟榔企业确已全面下架各类广告宣传,有槟榔企业临时叫停了已经签约的广告投放,甚至引发了经济纠纷。

  有市场人士表示,上述法律界人士可能并未注意到《通知》中相应措辞:“为落实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槟榔)行业相关企业的行政指导会议及常务理事会特别会议精神”,即湖南省槟榔行业协会是在按市场监管部门的意见下发通知。

  尽管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会长杨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矢口否认“禁令”是由于槟榔危害健康而发,并表示“是否长期实施暂时还无法确定。”但当地的法律界人士却表达了相反的意见。

  “长期嚼食槟榔对口腔有危害,槟榔广告早就应该叫停了。”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马贤兴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颗槟榔危害的是个体,槟榔广告危害的则是全社会。虽然目前槟榔企业做广告不违法,但媒体不能为了广告费放弃社会责任。因此,他建议有关部门加强广告管理,禁止槟榔做广告。

  而“禁播广告不禁产品销售”也正代表了地方政府对于槟榔产业矛盾的管理心态。“一方面,槟榔已经成为湖南的重要产业,每年巨额的利税无法割舍,另一方面,继续大干猛上的发展槟榔产业,会对人民身体健康造成了巨大危害,尤其是容易受大众媒体影响的青少年下一代。”

  据中国网财经记者在湖南当地的采访发现,湖南本地槟榔的消费群体最初集中在需要长时间或高强度体力劳动的打工者群体中,包括农民、长途货车司机、建筑工地工人、出租车司机等,而随着槟榔企业在大众媒体上大肆投放广告,有意模糊槟榔的危害性,甚至宣传槟榔的一些特殊功效,大量的青少年群体,甚至低龄儿童,都已经成为槟榔的消费者。

  据翦新春教授介绍,湖南省湘潭市疾控中心《湖南地区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究》中记载的槟榔的最小食用者是一个3岁的小女孩,“家里大人吃,小孩就跟着吃”,而在各种手机短视频APP上,中国网财经记者发现了更多儿童嚼槟榔的镜头。

  据蒋灿华主任介绍,嚼槟榔是会成瘾的,它“完全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对于成瘾行为的标准”,湖南当地人士也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一旦开始嚼,就完全停不下来。”

  由于湖南是劳务输出大省,随着湖南籍人士流动于广东、福建、江苏、上海、浙江等省市,也把槟榔带到了全国各地。据翦新春教授介绍,他曾关注到浙江卫视一条新闻报道,杭州市2014年口腔癌只有96例,2018年已经有177例了。

  槟榔致癌之争:专家称“槟榔不存在健康的吃法”、“制作工艺改变不了致癌的本质”

  在被定义成“致癌物”之前,槟榔曾以药用价值而闻名。中国古代,南方地区瘴气盛行,因此人们极尽所能防瘴、治瘴。中医认为,槟榔有消积、杀虫、下气、行水的功效,可以作为驱虫药、也能辟除瘴气、治疗疟疾。《本草纲目》称槟榔可以: “疗诸疟,御瘴疠。”王象之《舆地纪胜》载: “槟榔代茶,所以消瘴。”

  而槟榔第一次被权威机构定义为“致癌物”是2003年。该年世界卫生组织召集印度马来西亚等有嚼槟榔习俗的东南亚地区国家的口腔医学专家,召开研讨会,中国的台湾地区也派专家出席,最终形成一份报告,认定槟榔为“一级致癌物”。此后,2009年10月,来自10个国家的30位科学家重新评估了包括槟榔在内的药物致癌性,再一次确认,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槟榔可导致癌症。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再次确认,并把槟榔列为与砒霜一类的一级致癌物“黑名单”。

  到了2017年,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公布致癌物清单时,也将槟榔果列入一级致癌物;而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的《健康口腔行动方案(2019-2025年)》中专门提出,在有咀嚼槟榔习惯的地区,以长期咀嚼槟榔对口腔健康的危害为重点,针对性地开展宣传教育和口腔健康检查,促进牙周、口腔黏膜病变等疾病早诊早治。

  针对上述权威学术观点和官方意见,槟榔生产企业虽然并未公开“呛声”,但也在通过媒体舆论和另外一些专家表达不同的观点,如2013年央视就曾发生先后两次播出关于“槟榔是否致癌”的意见截然相反的报道。

  首先,世卫组织将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主要调查的是印度、马来西亚、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情况,而印度等地食用的主要是槟榔鲜果,且多为“连槟榔芯一起咀嚼”,甚至还在其中加入烟草一起咀嚼,而湖南槟榔企业生产的槟榔,是去除槟榔芯后烘干的干果,可以称之为“槟榔壳”。

  其次,包括湖南在内,中国有上千万人嚼槟榔,但患口腔癌的还是少数,有很多人一辈子吃,也没有得口腔癌,“得病的都是不会吃的”,适量食用而不是过度食用,槟榔还是安全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槟榔企业、尤其是其中品牌、规模较大的槟榔企业认为,槟榔生产也有大企业和小作坊之分,其中的小作坊生产工艺落后,为了控制成本、保证口感,还在产品中添加了过量的化学物质,而品牌、规模较大的企业可以优化工艺,改进生产流程,生产“绿色槟榔”,甚至有企业提出设立槟榔生产的行业标准,通过全行业统一的生产标准,实现市场上的槟榔的“无害化”。

  蒋灿华主任表示,世界卫生组织早已把槟榔定为一级致癌物(在世卫组织的名单里,“槟榔果”、“含烟草的槟榔嚼块”和“不含烟草的槟榔嚼块”被同列为一级致癌物,与砒霜并列),槟榔致癌已经是有定论的了,至于湖南吃干槟榔,中国的海南、台湾,还有南亚一些国家吃鲜果,槟榔厂家据此说“经过了加工,不致癌了,我们(医生)认为这是狡辩”。

  湖南当地一位医学界人士也表示,2017年国家食药监总局把“槟榔果”(而不是槟榔芯或槟榔碱)列为一级致癌物,以及2018年中华口腔医学会和中国疾控中心领导到湖南湘雅医院口腔外科实地调查,最后在《健康口腔行动方案(2019-2025年)》中提及槟榔的危害性,都表明中国卫健部门已经考虑到了“湖南特色”的“干槟榔”的特殊性,并在对其进行充分调研后,仍表达了“有害健康”的态度。

  蒋灿华主任同时表示,肿瘤的最终发生,肯定是有个人机体的原因在内,“槟榔行业协会老是反驳我们医生群体,说嚼槟榔得口腔癌都是因为病人个人的机体原因,我们认为都是狡辩、诡辩”。

  “槟榔行业协会认为吃槟榔没问题,也确确实实有很多人嚼槟榔没问题,因为每个人的易感性不一样,有的人吃的很少量,就有症状了,有些人可能长期吃也没关系。但我们医学研究只能从群体来看,嚼槟榔人群中有多少人得口腔癌,有多少人不得,要这么算致病概率,不能拿特定的个人来说事。”

  至于槟榔厂家在包装上的消费警示,提示“长期”、“过量”嚼槟榔有害健康,蒋灿华主任表示,这是厂家在玩弄“文字游戏”——并没有一个标准说嚼多少槟榔是“过量”,嚼多久是“长期”,“万一健康出了问题去找他(生产厂家),他就说你(嚼)过量了。”

  对于槟榔能否通过制定行业标准、通过标准化的生产工艺的改进实现“无害化”,蒋灿华主任明确表示,不存在一种吃槟榔的健康的方式。

  “这个也是有很多人揪着不放的观点,比如有厂家说这些人(得病是因为)不会吃,要怎么吃(才健康),但是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我觉得槟榔的制作工艺再好,也改变不了(嚼槟榔会致癌的)事实,就像烟一样,焦油含量有高中低的,但再怎么变来变去还是改变不了吸烟致癌这个本质问题。(槟榔)制作工艺再怎么去改进,要完全把它的损害性消灭掉,这个没有可能的。”

  面对卫生健康监管部门日趋严厉的反对态度以及市场监管部门不断收紧的管控态度,湖南当地一位人士也对槟榔行业表达了前景悲观的意见:虽然槟榔对于湖南、海南这两个省是很大的产业,省内还是想“保”的,但就整个国家而言,槟榔不过几百亿的产值,如果卫健监管部门和医疗学术界坚持“槟榔原料致癌”、“无法通过技术标准、行业标准的提高,实现无害化”的观点,线)生命健康的层面,恐怕到时候说“一刀切”也就“一刀切”了。

本文链接:http://inzider.net/binglang/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