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众购网登陆 > 槟榔 >

槟榔:一半天使一半魔鬼

归档日期:05-06       文本归类:槟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是在一个关于“吃槟榔是什么感觉?”的帖子下的回复。虽然没亲自尝试,但是从网上的讨论帖和身边吃过的人那里了解到,这个东西“醉人”。

  槟榔既是一种中药,也是一种“零食”,同时也是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致癌物清单1类致癌物。不久前,槟榔因为致癌再次被推到大众的面前。

  事实上,我国古代关于槟榔的记载至少始于汉代。第一部有关槟榔的专著《槟榔谱》刊刻于道光初年。因为其药用价值,食用槟榔的历史也是由来已久。据李时珍《本草纲目》的记载:槟榔具有消化健胃、驱虫去瘴与提神止泻的疗效。八大唐宋家之一的韩愈被贬为潮州刺史后,因水土不服染上瘴病,于是当地的百姓拿出槟榔相赠,韩愈吃了之后不仅神清气爽,身体也很快康复了。高兴之余,韩愈开始大力倡导种植和食用槟榔,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槟榔业的发展,因此也被尊为槟榔祖师。

  槟榔是热带植物,在不宜种植的北方便成为珍稀之物。晋朝嵇含在《南方草木状》写道“交广人,凡贵胜族客,必先呈此果”,由此可见槟榔之贵气。即使是到了清朝,槟榔依旧是满清贵族才能享用之物,台北故宫博物院还存有一个乾隆御用的槟榔玉盒。

  台湾偶像剧在大陆地区盛行的年代,剧中“槟榔西施”的角色令人印象深刻,尽管这一角色并不是主演,但是却牢牢抓住了观众的眼球。槟榔西施最早出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当时台湾经济迅速发展,槟榔经销商为了招揽顾客而聘用年轻貌美的女性售卖槟榔。卖槟榔的的场所通常是一个小玻璃屋,面积在几平米到十几平米不等。陈设极其简单,只有一个冰柜、一张桌子和一个高脚凳,或许还有几只霓虹灯管。店铺通常开在台湾的边缘城镇、高速公路交流道与交通干道。整个店铺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年轻且打扮夸张、暴露的“槟榔西施”了。

  如果说古代的槟榔文化是贵族的象征,那么槟榔西施就是从社会底层文化冒出来的另类艺术。这种“特殊”的槟榔文化成为台湾特色的同时,也吸引了很多国际媒体竞相报道。

  虽然台湾的槟榔西施曾多次曝光于大众面前,但是台湾槟榔礼俗始于何时已无从考证,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台湾人吃槟榔的习惯历史悠久。康熙年间,首任台湾知府蒋毓英所修《台湾府志·物产志》中就有记载。到了乾隆年间,台湾海防同知朱景英也记录了当时台湾流行槟榔的盛况:“啖槟郎者男女皆然,行卧不离;啖之既久,唇齿皆黑,家日食不继,惟此不可缺也。解纷者彼此送槟榔辄和好,款客者亦以此为敬。”

  台湾人嚼食槟榔的最初原因是它的药用价值,不过随着时间的发展,嚼食槟榔逐渐成为一种时尚。因为吃槟榔的历史悠久、市场广阔,所以种植槟榔也逐渐成为台湾农副业的支柱产业。上世纪末,台湾政府曾提出限制种植,同时不提倡吃槟榔,但是遭到果农的抗议和反对。

  虽说嚼食槟榔是台湾人的普遍爱好,但槟榔并非台湾独有的产物。在湖南,槟榔可以说是仅次于盐的存在。湘潭的九总,是槟榔从药物到嗜好品身份转换的助推剂。九总类似市集,聚集着大批的贩夫走卒、码头工人。从海南运来的青果槟榔被当地人制作成黑色的烟果,入口后令人精神一振,于是迅速得到体力劳动者的追捧。久而久之,槟榔得到了推广。

  与台湾的槟榔西施不同,湖南的槟榔企业以“中奖”的方式促销槟榔。刮开奖票,再加几元零钱便可得到一包价值十几元的槟榔,似乎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中奖概率。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甚至广而告之:“槟榔在口,精神抖擞”。说唱歌手Gai也曾唱出过一句改自湖南俗语的“槟榔配烟,法力无边”。

  关于槟榔与口腔建康的争议存在已久,但是依然有人痴迷于槟榔“醉人”的感觉。随着愈加商业化、精细化,槟榔的社交属性愈加显著。在湖南,递上一颗槟榔,可能比递上一根烟更能增进感情。但是随着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下发的《关于停止广告宣传的通知》,槟榔业似乎遭到了当头一棒,真的进入了寒冬。醉人的槟榔还能醒吗?

  印度葛拉马拉岛,51岁的Mihir Kumar Mondal在他的槟榔叶农场里工作。

  海南海口的槟榔摊。把生槟榔果切块后加捞叶和海螺灰混在一块嚼,立马满嘴猩红,人如醉酒,边嚼边吐,血色遍地。而以前的“海南名牌”槟榔牙膏,已成了一代人的记忆。

  印度,店家Chunni Lal先用植物、香料、果实等制成普通的“paan(印度槟榔)”,再在外面裹上丁香叶,买家上门后,他就用火点燃手中的“paan”,用它帮顾客洁牙。听说Chunni Lal发明的口腔清洁方法在当地还挺盛行的。

  缅甸内比都联邦区,一名女子正在包装槟榔。在缅甸,槟榔的吃法显得非常讲究:首先是展开一片树叶子,用加水稀释过的石灰在表面刷上一层,接着撒上几颗槟榔粒,再从不同的罐子里放上各种香料。各种原材料都齐备以后,再拿新鲜的绿叶子包起来,一个“缅甸槟榔”就成型了。缅甸人买槟榔一次至少买一包,有4到6个不等,装在一个小塑料袋里,用牙签把袋口封住装在兜里,吃的时候随时拿出。

  九十年代,越南河内,一名年轻男子与家人坐着三轮车,抱着一盘槟榔果,前往女方家提亲。

本文链接:http://inzider.net/binglang/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