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众购网登陆 > 榧子 >

【磐安味道】彼美玉山果

归档日期:04-24       文本归类:榧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本想直接以“香榧”为题。但转念一思,既然“玉山果”是香榧之别名,“彼美玉山果”又是苏东坡的名句。何妨拿来一用。更何况,“玉山”系老家磐安之玉山,磐安香榧有苏东坡代言,笔者脸上也有光彩。

  遗憾的是,磐安香榧并没有因了苏东坡的诗句“香飘万里”。倒是磐安之近邻东阳和诸暨,香榧经济蒸蒸日上,还先后荣获了“中国香榧之乡”称号。到底是“玉山果”徒有虚名,还是磐安人技不如人?

  香榧属第三纪孑遗物,在我国至少有1500年的栽培史。早先,香榧称“柀”(《本草经》)。公元前2世纪,秦始皇巡幸至会稽时尝到了榧子,因香气浓郁,便将“柀”赐为“想柀”,如今坊间尚有“御口封香柀”之说。问题是,既然诸暨枫桥和东阳西垣都是“香榧之乡”,史籍所载为何没有“枫桥果”和“西垣果”,而独有磐安的“玉山果”呢?

  “玉山果”的传开得益于苏东坡的一首诗:“彼美玉山果,粲为金盘实。瘴雾脱蛮溪,清樽奉佳客。。客行何以赠,一语当加璧。祝君如此果,德膏以自泽。驱攘三彭仇,已我心腹疾。愿君如此木,凛凛傲霜雪。斫为君倚几,滑净不容削。物微兴不浅,此赠毋轻掷。”(《送郑户曹赋席上果得榧子》)

  此诗在苏东坡的各种诗集里都能读到。想来,苏东坡在老家四川一定很难吃到香榧,是不是被贬到杭州后反而饱了口福,才有“彼美玉山果”之喟叹?

  我国“玉山”之名并非浙江独有,为何断定诗中的“玉山果”产自磐安之“玉山”?有此疑问者,当不在少数。据《艺苑雌黄》(宋·严有翼)记载:“予与潘伯龙食榧子,言诸处皆不及玉山者,方悟东坡诗语,恐是上饶玉山县。潘云,玉山地名,古婺之东阳县(今属磐安县),所生榧子,香脆与诸处迥殊,冠于江浙。”而《中国特产报》(1997年10月23日)在介绍香榧干果时也把“玉山果”当成了“江西玉山县所产的榧子”。

  磐安是浙中腹地,山高林峻,涧深坡缓,有得天独厚的香榧生长环境。“玉山果”状若黄蜂肚,当地人又称之为“蜂儿”榧。“秋风落叶黄连路,一带蜂儿榧子香。”(清·周显岱《玉山竹枝词》)诗中的“黄连”是玉山的一处地名,而“一带”则是指玉山台地的玉山、万苍、尚湖、墨林和窈川等地。行走其间,榧里、榧坞、板榧、榧树下、榧树岭、榧树山等等与“榧”有关的村庄和地名,每每都可觅得香榧生长的历史痕迹。仅墨林的东川村就有千年以上的老榧树600多株,其中一株香榧树龄已达1400多年,有“中国香榧王”之誉。

  磐安如今已通高速,但从玉山到杭州尚有3小时的车程。而在宋代,山高太守远。一颗小小的“玉山果”是怎样走出大山,从容来到苏东坡笔下的呢?

  据传,北宋元祐四年(1089),被贬的苏东坡亲率杭州市民筑堤疏浚,终于有了今日之苏堤。竣工时节,各地官员纷纷携带贺礼前往捧场。苏东坡把贵重的礼物悉数退回,独独留下了会稽郡进献的特产“玉山果”。之后,徐州好友郑户曹到府上做客,苏东坡便以“玉山果”招待。临走前又赠与“玉山果”,并赋诗嘱咐郑户曹“物微兴不浅,此赠毋轻掷”。

  倘若文学史上仅有苏诗一首,尚且有孤证之嫌。好在继苏东坡咏榧诗之后,南宋诗人叶适(1150~1223)写下了《蜂儿榧歌》:“平林常榧啖俚蛮,玉山之产升金盘”、“后来空向玉山求,坐对蜂儿还想象”。而同时代的东阳诗人何坦则更直白地赞美“蜂儿”香榧的味、韵、香。他说:“味甘宣郡蜂雏蜜,韵胜雍城骆乳酥。一点生春流齿颊,十年飞梦绕江湖。”

  此外,在苏东坡任杭州太守时,磐安本属会稽郡管辖。东阳设县后,磐安又划归东阳管辖。因此,诸暨与东阳将“玉山果”视为己出,实无大碍。更重要的是,磐安、东阳、诸暨同属会稽山脉,土质气候相似,榧树移植极易成活。

  够了,磐安有“榧乡”之实已无须赘言。所以坐失“榧乡”殊荣,实有端倪可寻。

  榧果顶端的裂痕是壳破仁出的“机关”,因酷似人的“眼睛”,磐安山民平实地称之为“香榧眼”;而诸暨人则形象地称之为“西施眼”,并演绎出一则西施巧答勾践考题的动人故事。

  东阳某企业要开发生产香榧酒,居然攀上了诗仙李白。传说,李白曾在东阳东白山饮酒,几颗榧仁不知何时掉落酒瓶。等再次开瓶饮用,酒香竟更浓更醇……

  香榧树肌理流畅,木纹直顺,硬度适中,是做家具的良材。而且,香榧树雌雄异株──雄榧开花不结果,雌榧结果不见花。于是,磐安人便把雄榧砍了做家具。刀砍斧削,雄榧倒下,雌榧“守寡”。而等他们明白事理,急着给榧树人工授粉时,诸暨等地推广的榧枝嫁接技术,大大缩短了挂果期,“玉山果”已是子孙满堂,年产500余吨了!

  文化是物产之嫁衣,哪怕无中生有,还是添油加醋之伪文化。同样一枚“玉山果”,“文”而“化”之者,锦上添花,赚得盆满钵满;而墨守成规者,只能独吃老本,自叹弗如!

本文链接:http://inzider.net/feizi/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