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众购网登陆 > 榧子 >

虚静文思

归档日期:04-25       文本归类:榧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身居闹市,喧嚣浮华几乎无处不在,这时候最需要而又最难得的无疑是宁静。宁静不止是一种生活需求,它其实是与天地人相关的所有现象的理想存在状态。作为精神现象之一的文章,同样离不开宁静。这一点,《文心雕龙》早已指出,其中神思篇所谓“是以陶钧文思,贵在虚静”,很简洁地道出了清虚宁静对于文章的重要。近日很有意思的是,我翻开王勉先生新出的散文集《秋色满眼》,读着读着,脑海里不时浮起《文心雕龙》的这句话。

  先作总体的概括。 《秋色满眼》一百余篇,或是描摹景致,或是勾勒人物,以及记叙一段故事,剖析一种现象,但凡作者认为颇能显示真善美的价值,便无论三江四海,七情六欲,大到家园关怀,小至味蕾温暖,都一一形诸笔墨。不过仔细看去就能觉察:这琳琅满目的文字所到,无论上海晨光,古镇花颜,抑或大师的淡定,英雄的沉默,以及红楼梦魇,蜗居智慧……瑰丽而又多变的文思里,大多有一个不变的印记。这印记是精神的印记,闪耀着神采奕奕的东西,即是虚静。当年范文澜先生曾经为这“虚静”加注,认为“虚静之至,心乃空明”。空明之心,可以包罗万象,尤其对于宁静的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特别敏感,最喜容纳。不能说,王勉这本集子的每一篇散文的内容都已臻于虚极,也不能说作者已经驱驰虚静文思,将集中所有文字一气贯通;但静的气场或曰静的氛围占了主流,使本书不光“秋色满眼”,而且静气充盈,则是确实的。

  再作个案评析。集子开卷首篇《醉入香榧林》,一见这题目,会生起悬念:为什么“醉”,又怎么会“醉”呢?作者说,他进香榧林之前,“喝了点绍兴花雕,半醉半醒”。而统观全篇,正合了一句话:“醉翁之意不在酒”。究竟在乎什么?在乎香榧子,在乎“古意盎然的香榧森林”,在乎内里蕴含的宁静气息。得到的不是身醉,而是心醉。这心醉,还是滴滴深入,层层递进:方到“隐约虚幻”的香榧森林是酒行初巡,接着说到香榧子,只是微醺;但那“榧后”一旦出现,就有了醉意。及至联想起美人西施与香榧子的缘分,醉意便渐渐浓了起来。至于后来作者把新带的香榧子“尽入口中,顿觉满嘴喷香,吹气胜兰,心旷神怡,宠辱皆忘”,分明已是大醉了。不过我所欣赏的不是作者的心醉,而是他的行文之静。无论是先行的古诗,还是一以贯之的香榧林和香榧子的古意;无论是描绘香榧子的清幽,还是巧言香榧子的清香,透出的无一不是令人醉心的静谧与安详。而且静中有动,这所谓动,是作者未曾道明而读者自能体悟的一股力量,即香榧林与香榧子内在的生命力。虚静之思造成了宁静的美文,那股潜在的生命力,则是美文静而出之的奇异效果。

  与《醉入香榧林》异曲同工的是《晨光里的上海》。 “异曲”在于前者陶醉在香榧林“远古清幽的气息”里,后者痴迷于“节后上海的清晨”中。“同工”则在于,一样觅得了安逸宁静之境。不过同为安静,表现形态又有区别。香榧林之静,虽然也有想象的成分,但它的静态比较明显。而上海早晨的安静的寻觅与感觉,却要花一番心思。因为那份宁静不曾坦露在前,必须由敏感的心灵去捕捉,去抚弄。作者似乎要引导读者去发现宁静之美,特别举出一些例子,包括细节。比如在早餐“安静的氛围里,连餐具轻微的碰撞声都清晰可闻,虽有声却愈加显示出静默的美感来”。同时也传授一种方法,是教人如何体味与辨别:一是要“走近”,二是要“品”,因为“快节奏的上海难免显得浮躁,可走近了,尤其是节后上海的清晨,依旧能品出静美的原味来”。在这里,虚静之思的作用的发挥,实在是最明显不过了。

  阅读《秋色满眼》里的散文,会使你的心渐渐地静下来,静得像是作者在《夜宿古镇》里所描绘的,置身在“一副温柔似水的清怡模样”的水乡古镇。在静下来的过程中,时常闪现在作者笔端的寄寓与思考,会像“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一般渗透你的心。这一切仿佛是无意之中造成。可是真是无意造成的吗?又不是。只要细心留意这些清新文字,你一定会感到,那一个个油然而生的宁静世界,无一不是作者的精心营造。唯有宁静的心,才能得到宁静的世界;也唯有虚静的文思,才能把宁静的世界化为宁静的文字。这就势必为锻造宁静文字的作者在精神层面上提出了要求,即必须具备能够使宁静文字得以实现的心灵境界。这一点,可以从王勉这部散文集的篇章中直接或间接地感受到。如《心静片刻》,作者从陶渊明的《饮酒》诗切入,由这首诗蕴含的诗意,来烛照当今都市人的生活态度。作者绘声绘色地说出自己对于容易导致精神荒原的“喧闹浮华”的厌倦,明确表示“愿意学习陶渊明,在喧闹的都市里构建起一座属于自己的清幽‘禅房’,让自己每天都可以生活在‘悠然见南山’的清旷与野逸之中。”他于是颇为诗意洋溢地道出构建这种理想世界的方式,包括植兰,饮茶和读书。这里没有提到写作,但我们从王勉一篇篇充盈宁静之气的散文里知晓,正是因为写作,比如以虚静文思纵横才气,挪腾文字,使他构建宁静的精神家园的愿望得以圆满实现。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如今评论各种散文优劣得失的事来。这方面的各种理论诸样观点令人眼花缭乱。但似乎鲜有能够从是否驱动虚静文思的角度来看待的文章。就总体来说,散文创作还缺乏要不要营建静境以及如何营建静境的意识。其实这一点颇为重要,尤其是在无论是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都很需要宁静因素的今日。就这一点来说,王勉的《秋色满眼》可能更加具有了与众不同的意义。

本文链接:http://inzider.net/feizi/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