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众购网登陆 > 蜂房 >

【焦点】“创业蜂房”里的创客故事(图)

归档日期:04-18       文本归类:蜂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因为有阿里巴巴,在杭州,“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有其特别的优势、特殊的氛围。集聚的创业者、大公司、学校、政府和风险投资,已营造出了一个完整、健康的创业生态圈。业界认为,杭州是继北京、上海后的又一新兴“天使之城”,其中活跃着几十万的创业者。

  杭州天目山路226号的网新大厦,被冠名为“创业蜂房”,蜂房里住着万聚科技、方研工作室、自强创业训练营、火星时代、生物医疗电商平台、PMS互联网酒店管理系统、卡乐猫、移动社交电商、微商开发平台、正定方信科技、合乐科技、从从工作室、指端科技、奇单科技、井语社、阿农巴巴、Daily2fun等几十家创业创新型企业。

  网新大厦的三楼,醒目挂着“指端科技”的牌子,这是一家主营移动业务开发培训的创业公司。

  CEO钟明,前微软资深顾问,他说自己目前所从事的是:“从一个单纯的创业者成为一个为创业者服务的创业者。”

  这话有点绕。公司现在是给移动公司做培训,就是在做一个为创业者服务的创业者。

  钟明说:“创业,这是一直有的想法,只是碰上了合适的时间合适的机会,自然而然就走出来了。”

  走过“指端科技”,记者拐进了杭州大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帮网”)。一位中等个子,长得精干且敦厚的中年后生接待了记者,他自我介绍:“叫金孙立,是公司4个合伙人之一。”

  “简单地说,我们是在解一对学生就业难和企业招聘难‘欢喜冤家’的结。”金孙立介绍说,“大帮网”成立于2015年3月,4位创始人都出身名校名企,同是行业资深人士。

  “我们知道,每到一年毕业季,大三大四的实习就成了大学生们最为头疼的事情。一方面是大学生找不到合适的实习单位;另一方面是企业又招聘不到符合需求的大学生。”金孙立说。

  “之前在单位里做HR(人力资源管理),遇到的困惑太多,好不容易有学生走进实习单位,因为信息不对称,实习就是跑腿打杂,所学知识用不上,新的技能没学到,结果成为理所当然的廉价劳动力。而企业却因招不到能真正用得上的实习生,也怨声载道。”

  在现实中,学生实习、就业难;企业招工、用工也难。这对“欢喜冤家”的结怎么解?谁有办法解?

  当前是数据时代,必须用互联网手段,来改变传统的大学生就业方式。4个同仁一拍即合,说干就干,注册公司,开始创业。

  在创业蜂房里,记者找到另一家公司——“范娱科技”,其CEO贺春光说,他做的是“互联网+游戏”。

  “互联网+游戏”是一对亲得不能再亲的亲家,游戏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突破地域、突破时空迅速发展。

  贺春光介绍说,范娱科技就是一家新锐手游公司,团队大部分成员多拥有丰富的手游制作,实行研运一体化,并在多个地区搭建多语种平台,致力打造国际化的游戏平台。

  而“大帮网”的“互联网+”,+的一头是企业的人才需求,+的另一头是学生的就业创业需求。

  这就是用大数据改变传统的高校就业模式,帮助大学生找到更合适的实习岗位,也让企业能物色到满意的实习学生,要让企业和学生“一见钟情”。

  学生和企业这对“欢喜冤家”,光依赖“线上”来解“结”肯定行不通,你得让企业、学校、学生了解这是怎么回事。这就需要实战,需要“线个合伙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杭城高校首届学生不需要交任何费用、公益性质的“未来HR精英训练营”封闭式培训开班。

  金孙立说,所有的操作都用互联网来运作,通过微信服务号报名,经面试精挑细选,最后录取的54名学生;培训导师是杭州著名企业的HR负责人。

  训练营尚未结束,已有30几家企业来预定HR实习生。浙江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的学生蔡洁楠一脸轻松:“大概70%以上的同学被不同企业看中了,如果顺利的话,工作也不成问题。”

  “大帮网”总经理赵育新非常感慨:大数据时代,如何用互联网手段,改变传统的大学生就业方式,提高大学生的就业率和就业质量?“大帮网有信心做成这个课题。”

  目前,大帮网已与浙江工业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等近二十所高等院校建立联系;与浙大网新集团、杭州湾信息港等上百家企业及科技园区建立了合作……

  “创业不仅是机遇,更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这是“指端科技”的CEO钟明的创业感言。

  “从前在别的公司工作时,就是尽力发挥好自己的某一方面能力就可以了,自己创业则对综合能力要求高;从前以为创业的时候自己最重要,创业后才发现其实每个领域都需要专业的人;从前工作的时候觉得企业文化就是一句口号,现在自己创业了才真正认识到,好的企业文化氛围可以激励员工发挥出150%的能力。”钟明说。

  金孙立坦言:“相比于85后、90后的初创环境,他们的试错成本低,我们则不然。不管是家人、学校,还是政策扶持和资金投入,没有85后、90后那么多的创业优势和很好的创业支持。”

  他说:譬如2015年度杭州创业扶持(无偿资助)政策规定:资助毕业5年之内、在杭州创业的全日制高校毕业生,或者在杭州高校读书的全日制高校生,资助金额2万~20万元。可他们4位合伙人3位是浙大毕业,但工作早就超5年;而最小的工作没满5年,却又不是在杭州就读。这一“创业扶持(无偿资助)政策”成了他们的“镜中月”。

  再譬如,政策规定可资助2011年6月1日以后在杭州注册成立的以高校、科研院所教师参与入股的科技类创业项目。显然,这一条他们也靠不上,因为都不是“以高校、科研院所教师参与入股”。

  金孙立说:“没有政策支持,4人只有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没有工资地拼命干活,可创业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

  推广真难。目前做的“实习帮”是帮助学生找实习,在进学校做推广的路上,却遭遇各种质疑和白眼。有一次去下沙一所高校,想在学校里办一场讲座。辅导员当即就拒绝:“你们这个公司我们听都没听到过,而且完全是免费的我们也觉得不靠谱,我们必须要对学生负责。”任凭金孙立他们苦口婆心,这位辅导员就是不同意。

  “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坚实的行业基础,坚定的创业意志。”金孙立和公司伙伴们告诉记者,“家庭让我们这一代人担负起更多的责任,同时也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让我们能抓住机会,实现自己的创业想法。”

本文链接:http://inzider.net/fengfang/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