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宝贝心水二四六论坛 > 蜀椒 >

王安石诗中春节习俗到现在还剩多少?

归档日期:05-17       文本归类:蜀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王安石写这首《元日》诗的时代,春节风俗已经与古代的宗教意识渐行渐远,驱邪辟疫的成份日趋淡化,而世俗欢乐的成份越来越浓。

  由此也可见出,在火药发明之后数百年,以火药制爆竹还不是很普遍。但在皇宫中,确已有专门机构所制造的火药爆仗。周密《武林旧事》卷三记道:“至于爆仗,有为果子、人物等类不一。而殿司所进屏风,外画锺馗捕鬼之类,而内藏药线,一爇连百馀不绝。”可见是经过巧加包装的鞭炮。

  到了清代,不仅爆竹种类纷繁,同样以火药为原料的烟火,更是千变万化。《帝京岁时纪胜正月》记道:“烟火花炮之制,京师极尽工巧。有锦盒一具内装成数出故事者,人物像生,翎毛花草,曲尽妆颜之妙。其爆竹有双响震天雷、升高三级浪等名色。其不响不起盘旋地上者曰地老鼠,水中者曰水老鼠。又有霸王鞭、竹节花、泥筒花、金盆捞月、叠落金钱,种类纷繁,难以悉举。至于小儿顽戏者,曰小黄烟。其街头车推担负者,当面放大梨花、千丈菊;又曰:滴滴金,梨花香,买到家中哄姑娘。统之曰烟火。勋戚富有之家,于元夕集百巧为一架,次第传爇,通宵为乐。”《红楼梦》五十四回说到贾府放烟火:“贾蓉听了,忙出去,带着小厮们,就在院子内安下屏架,将烟火设吊齐备。这烟火俱系各处进贡之物,虽不甚大,却极精致,各色故事俱全,夹着各色的花炮。”“说话之间,外面一色色的放了又放。又有许多满天星、九龙入云、平地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星小炮仗。”

  光绪年间让廉《京都风俗志》专述“花盒爆竹”即烟火的情况:“市中搬芦棚于道侧,卖各色花盒爆竹,堆挂如山。形式名目,指不胜屈。其盒于晚间月下火燃机发,则盒中人物、花鸟坠落如挂,历历分明,移时始没,谓之一层大盒。有至数层者,其花则万朵零落,千灯四散,新奇妙制,珠难意会。近日亦有洋式制造者,尤幻变百出,穷极精巧,不可名状。”《清嘉录》卷十二说的则是江南民间的情况:“送神之时,多放爆仗,有单响、双响、一本万利等名。或有买编成百千小爆粹之连声不绝者,名曰报旺鞭。”又引吴榖人《新年杂咏》小序:“爆仗有单响、双响、遍地锦、霸王鞭、一本万利、春雷百子,名目不同,音响斯别。”霸王鞭即报旺鞭,以其声响热闹,报来年兴旺的意思。鞭炮皆外裹以红纸,燃放后红纸碎屑铺满地面,称“满地红”。

  今天燃放爆竹,仍有各种吉利说法,如大年初一的“开门炮仗”,连放三枚,为“三元吉利”或“连中三元”,放四枚为“事事如意”、“福禄寿喜”,放五枚为“五福临门”,放六枚为“六六大顺”等。

  春节饮屠苏酒,是一系列祛邪祀福饮食中的重要一项,亦见于《荆楚岁时记》,又曰:“进椒柏酒,饮桃汤。进屠苏酒、胶牙饧。下五辛盘。进敷于散,服却鬼丸。各进一鸡子。造桃板着户,谓之仙木。凡饮酒次第,从小起。”这里说到的桩桩件件,都有来历:“椒是玉衡星精,服之令人身轻能走。柏是仙药。成公子安《椒华铭》则曰:肇惟岁首,月正元日。厥味惟珍,蠲除百疾。是知小岁则用之,汉朝元正则行之。《典术》云:桃者五行之精,厌伏邪气,制百鬼也。董勋云:俗有岁首用椒酒。椒花芳香,故采花以贡尊。正月饮酒先小者,以小者得岁,先酒贺之;老者失岁,故后与酒。”年少者长了一岁,是喜事;年老者生年渐减,就不值得庆贺了。所以友朋相聚,多推对方为年少。《古今事文类聚》前集卷六记唐诗人刘禹锡、白居易春节饮酒赋诗的故事:“刘云:与君同甲子,岁酒让先杯。白云:与君同甲子,岁酒合谁先?白又有《岁假内命酒》一篇云:岁酒先拈辞不得,被君推作少年人。”

  《荆楚岁时记》“熬麻子、大豆,兼糖散之”一节注文中说到吃鸡蛋的功用:“按《炼化篇》云:正月旦,吞鸡子、赤豆各七枚,辟瘟气。又《肘后方》云:元旦及七日,吞麻子、小豆各二七枚,消疾疫。张仲景方云:岁有恶气中人,不幸便死。取大豆二七枚、鸡子、白麻子,并酒吞之。然麻、豆之设,当起于此。梁有天下,不食荤,荆自此不复食鸡子,以从常则。”赤豆、芝麻,吞七枚或二七枚,都没有问题;鸡蛋七枚,则无论生吞、熟吞,都非易事,也难以消化,真要实行,恐未能免疾,而先致病。所以有的版本中,删去“各”字,成为“吞鸡子、赤豆七枚”,只是语意仍有含糊之处。宗懔说南朝梁代开始,荆州“不复食鸡子”,但许多地方直到现代仍有春节饷贺客以鸡蛋的习俗,只是数量不再强求七枚。芝麻与赤豆也是灵药,《太平御览》卷二十九引《杂五行书》,元旦及元宵日,“以麻子、赤豆二七颗置井中,辟温病甚效”。

  唐韩鄂《岁华纪丽》卷一介绍了屠苏酒的来历:“俗说屠苏乃草庵之名。昔有人住草庵之中,每岁除夜,遗闾里一药贴,令囊浸井中,至元日,取水置于酒樽,合家饮之,不病瘟疫。今人得其方而不知其人姓名,但曰屠苏而已。”宋陈元靓《岁时广记》还列出了屠苏酒的配方:“孙真人《屠苏饮论》云:屠者,言其屠绝鬼炁,苏者,言其苏省人魂。其方用药八品,合而为剂,故亦名八神散。大黄、蜀椒、橘梗、桂心、防风各半两,白术、虎杖各一分,乌头半分,咬咀以绛囊贮之。除日薄暮悬井中,令至泥,正旦出之,和囊浸酒中,顷时,捧杯咒之曰:一人饮之,一家无疾,一家饮之,一里无病。先少后长,东向进饮,取其滓悬于中门,以避瘟气。三日外,弃之于井中,此轩辕黄帝神方。”可见当时人对此方是深信不疑的。椒酒桃汤之类,渐被淘汰,惟有屠苏酒越传越落实,或者果有健身之效。

本文链接:http://inzider.net/shujiao/1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