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众购网登陆 > 蜀椒 >

盈盈芳椒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蜀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到达绵阳盐亭的时候,我的朋友们刚刚离开。我看到他们在那座形似一支巨大毛笔的笔塔前,站成一排,留下了定格的照片。他们的身旁,是大片大片繁茂盛开的花椒树。

  我知道,我会看到这样的花椒树,会看到她红得妩媚的果皮椒红、黑得清亮的种子椒目。这盛产于蜀地的花椒,又叫蜀椒、川椒、巴椒。盐亭这因境内多盐井、盐卤出产丰富而得名的地方,有了花椒的相伴,更是别具情怀了。将花椒粒炒香后磨成粉末加入炒黄的盐而制成的调味品椒盐,也以盐亭产的质量为最佳。

  穿过玉带城门,这高10米左右、由约千根石条垒砌而成的厚重而威严的盐亭老城门,在那长在城墙上的郁郁葱葱的黄桷树和桑树的注视下,我开始自己的旅行。沿途不时遇见一棵棵花椒树,她们对我舒展着笑颜,古人有句,“欣忻笑口向西风,喷出元珠颗颗同。采处倒含秋露白,晒时娇映夕阳红。”

  我第一次在成都一家饭馆的一道道菜上见到她时,便忍不住被深深吸引,在菜面上的油光中,一层层的花椒粒像闪烁的星星。只是,当我很快乐地将这样的星星送入口中后,一下子就被麻得晕头转向,不知今夕是何年。作为“纯阳之物”,花椒“味辛而麻,气温以热”。不过,熬过那晕乎乎的混沌时光,便觉浑身通透舒爽了,这正是花椒的妙处,她可以开胃、健脾、提神、清心。

  花椒也生长于中国多个地方,在古代,花椒最初是楚人用作敬神辟邪的香物,还被和泥涂于房室墙壁,起到温暖居室、消除恶气的作用,寓意子孙后代都像花椒树一样旺盛。楚人又首开椒酒之风,即用花椒制酒,战国时期民间就有在农历新年饮用椒酒的民俗。

  唐代道家、纵横家赵蕤和诗人李白的深厚情谊也是这样透着花椒的独特芬芳的。赵蕤是四川盐亭人,李白是四川江油市人,李白对著有论王霸之术的《长短经》的赵蕤极为推崇,跟随他学习帝王学和纵横术,师承他的儒家风范、道家思想和豪侠性格,且青胜于蓝,时称 “赵蕤术数,李白文章”。这两位同乡常常互赠花椒,同品椒酒,都爱把椒盐撒在食物上享用。有一次,赵蕤伤风感冒卧床,李白就特意用花椒浸酒,为赵蕤治好了伤风。制作的方法被中国最早的制药学专著、南北朝刘宋时期医药学家雷斅著的 《雷公炮炙论》记录得很详细,“凡使南椒须去目及闭口者,以酒拌湿蒸,以巳至午,放冷密盖,无气后取出,便入瓷器中,勿令伤风也。”

  在盐亭城里就餐,一桌游客喝起了花椒酒,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笑容。他们用四川方言,说着,笑着,举杯,相碰,令人不禁想起了宋代诗人范成大的“西地东风劝椒酒,山头今日是春台”,推让、交融,像川剧在流淌。

  我很少喝酒,却喜欢看他人喝酒的场面,热烈,温馨,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很多平常难以倾诉的话语、羞于表达的情感,在酒的鼓舞和感染下,都可以瞬间透彻地、畅快地表达。更何况,还是花椒酒呢,可以温中散寒、活血止痛。把酒言欢至微醺之时,身体,是愉悦的,心里,也开出了一朵清润的花儿。

本文链接:http://inzider.net/shujiao/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