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众购网登陆 > 蜀椒 >

《丝路英雄》梦幻楼兰小说——兵锋楼兰之三吃人恶魔

归档日期:05-03       文本归类:蜀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王诤此刻的心里真是百感交集,不同于别人,王大老爷明白那队大汉骑兵之所以冲锋,是因为他们这队商人。心中不禁涌起大汉的骄傲,刚才他可是亲眼看着那队骑兵如入无人之境。一路冲锋凿穿敌阵,面对十倍敌人,仍能凿穿敌阵,这群红衣红甲的骑士们,怕就是最近传闻中新建的八校之一吧。看这车阵前那群慌乱的匪盗们,守阵的信心不禁大了起来,这队游骑冲过去以后不久,就能引着大军过来吧。正在盘算的王大老爷忽然发现那群自称黑英山群匪的匪盗们忽然又开始一阵慌乱,接着王诤又一次听见了刚才带给他信心的呐喊。

  此时的黑英山群匪们早就乱了套了,主事的二当家刚喊了几句话就被人射死,五百多人被五十骑给凿穿就够乱套的了,谁知道那群骑兵居然又回来了,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吧。

  这时远方忽然一股烟尘,有着多年劫掠经验的匪盗们一眼就看出分明是大队骑兵奔袭的迹象,这群被打击的已经崩溃的匪盗们,呼喊一声,四散逃跑了

  没时间理会嘴巴现在还张的大大的王大老爷,陈重道立刻命三人跟随向东逃窜的匪盗们,又命令孟柯越长歌与牛大力根本向西逃的匪盗们,三个人六匹马务必找出匪盗的老窝,好予以歼灭。谁知道正是这一命令,在日后的西域传开一段佳话,也让牛大力为此埋怨了他很久很久。

  开始的时候倒也正经的追踪了一阵子,噩梦是跟到楼兰城西北方的时候,孟柯了望的时候发现了哪个一身黑衣贼眉鼠眼的弓手,就是一箭射中孟柯肩膀的哪个好运小子。在路上疼的乱叫的孟柯孟大侠驾马就冲了过去。越长歌和牛大力对视一眼,无奈也只好跟上去。

  这群黑英山的可怜人,从早上为了劫掠一直就没下来马,连饭都没正经吃一口,还被虎贲骑兵们吓的玩了命的跑,刚停下来要吃口饭,哪个挥着不知道是狼牙棒还是重铁枪的恶魔又跑出来,拦住他路的,就是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都被打成碎片飞的到处都是。这群丧失了士气疲惫不堪的匪盗,那里能和大越村出产的人间凶器比拼。越长歌和牛大力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看着孟柯一路横扫过去,最后要不是越长歌把他扑下马来,恐怕追查匪盗们的线索能全断在这小子手里。

  我说长歌啊,盐泽湖在那?打跑了匪盗们的孟柯,抓住了一个早就被他那把全是锈且挂着风干了的血和人的肢体的披荆斩棘吓倒的黑英山喽罗。问出了黑英山匪盗们的目的地。

  无奈的越长歌之好把目光对准牛大力。老兵就是老兵,牛大力横着长枪直接架到了小喽罗的脖子上,眼含着热泪的喽罗阿古拉看了一眼地上混杂着血和黄沙的干粮,狠狠的咽了口吐沫,带着三个煞星,奔赴盐泽湖。

  相同的一幕又在盐泽湖畔上演了,哪个打不死的弓手小强在度激发了孟柯的愤怒,同样的孟柯也在度引爆黑英山群匪们的惊慌,混乱中不知道怎么,杀人恶魔就变成了吃人恶魔。那群高喊着:吃人恶魔来了,的群匪们在盐泽湖畔四处逃窜。一切能藏人的地方都藏满了匪盗们,更有不少匪盗拿着几片树叶罩在头上哭求长生天保佑,别被恶魔看见。更有喽罗们大叫着跳入湖中,憋的翻了白才肯飘上来的。

  随着孟柯他们前来的阿古拉却不管不顾的飞身下马,正在替孟柯掠阵的越长歌,赶紧驾马追赶,只见哪个阿古拉疯了似的扑向一锅已经烧开了的肉汤,丝毫不顾忌温度伸手从锅中拿了一大块牛肉大嚼。

  可怜的阿古拉翻身便倒,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脑子中却只想着两个字---妖孽。

  孟柯,越长歌,牛大力三个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在他们面前的一百多黑英山的匪盗们。刚才看孟柯暴走的牛大力叫停了孟柯,顿时一百多个喽罗象看见亲人一样躲在牛大力的身后,可是这一百多人的处置却成了难题,自古军中杀俘不祥,但是放了却是祸患,带着也不方便,谁听说过三个人带着一百多俘虏的。

  倒是匪盗们有人通晓眉眼高低,扑上来抱住牛大力的腿,痛哭流涕,声称咱们着百十号人受了天朝上国的感化(颤抖的看了孟柯一眼),明白了以前的错误(又看了孟柯一眼),愿意随着朝廷大军剿灭黑英山。

  朝廷大军?孟柯四处看看,怎么看也只有他们哥三个,搞不明白状况的他只好对着喽罗们笑了笑,他脸上已经风干了的血迹随着他的微笑碎裂开来。形成一副诡异的图案。

  吃人了,他要吃人了。匪盗们立刻慌乱了起来。所有人都趴在地上颤抖不已,胆子小的连裤子都湿了。

  我吃什么了我!怎么回事,我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孟柯不解的问着越长歌。

  果然要开始吃人了,他饿了。匪盗们更慌乱了,已经连续昏倒了好几个了,集体的开始抽风,等待着他们脑中被吃的命运。

  还是阿古拉镇定,毕竟跟了他们一路了,向着孟柯施个礼:沉声道:将军大人,小的家中还有八十岁的孩儿和三岁的老母,还望大人饶小的一命。

  无语的越长歌直接把一块牛肉仍给了孟柯,趁孟柯大嚼的时候,来到了群匪们的面前。

  我们马上要杀去黑英山,你们负责带路,负责骗开寨门,负责给我们清理前路。你们这么做也许能留一条命,也许不能。但是如果谁不干。我就把你们喂他。顺着越长歌的手指,众匪们看了一眼在大嚼牛肉的孟柯,心中都暗下了一个决定,死就死,就是不能叫他把我吃了。

本文链接:http://inzider.net/shujiao/887.html